演艺界名人成为科技企业高管他们“跨界”成功了吗

参考消息网4月15日报道外媒称,很多演艺界名人不仅仅是新产品的消费者和用户,同时也是高科技企业的高管。

据西班牙《世界报》网站4月8日报道,名人和技术之间的这种关系似乎没有理由存在,因为前者看上去只是后者的消费者和使用者,或者后者只是利用前者的名声来宣传一些与后者没什么关联的产品,就像一位给酸奶做广告的演员并不需要成为肠道菌群的专家。

OECD中产阶层生活成本上升

在OECD的定义中,收入中位值75%- 200%为中等收入群体,这份报告也主要考量的是这部分人群的生活变化,这部分群体占OECD国家总人口的61%左右。

“各国政府必须倾听人们的关切,保护和促进中产阶层的生活水平。 这将有助于推动经济包容性和可持续增长,并创造一个更具凝聚力和稳定的社会结构。”古里亚表示。

如前所述,OECD以中等收入家庭最大的单一支出项目–住房为例,当下中等收入家庭在房屋上的支出约占可支配收入的三分之一,大大高于1990年代的四分之一。 而在过去二十年中,房价增长速度更是家庭收入中位数的三倍。

实际上,有越来越多OECD国家的人认为,父母的财富和优势是令孩子成功的一个主要因素,有 36%的人认为受过良好教育的父母对于孩子能取得进步至关重要或非常重要(20世纪90年代这个数据为31%)。

而OECD最近对21个OECD国家做的调查则显示,有 60%的父母将他们的孩子无法达到他们目前地位和舒适程度的风险,列为目前社会和经济三大长期风险之一。在奥地利,法国,希腊,意大利和斯洛文尼亚等几个国家,这一担忧比例甚至超过了70%。

2013年1月,拉扎里季斯的首席执行官位置已经被托斯顿·海因斯取代,尽管苹果和谷歌已经分别利用iOS和安卓系统在该领域打造出了双雄称霸的局面,但仍给其他操作系统留有一定空间,例如黑莓的Windows Phone系统。为了产生更大反响,黑莓破釜沉舟地聘请著名歌手艾丽西亚·凯斯担任其全球创意总监,其使命是“引领各项商业举措”以提高该品牌的知名度。用凯斯自己的话来说,她的目标是“通过这个平台激发创造力”。

与此同时,在许多OECD国家,最富有人群的收入却在飙升。 例如,在美国,最富1%人群占(全民)总收入的份额在过去三十年里几乎翻了一番,从大约11%增加到20%。

OECD指出,中产阶层的经济影响及其作为“经济引力中心”的作用均被削弱了: 三十年前,所有中等收入家庭的总收入是高收入家庭(upper income)总收入的四倍,在今日,这个比例还不到三倍。

根据其统计显示,在OECD国家中,除了墨西哥和斯洛伐克之外,所有掌握中等技能的工人在该国家的中等收入者中,其比例都呈现下降趋势。

在2007年至2016年之间,OECD国家的实际中位数收入年均增长率为0.3%,相比之下,在20世纪80年代中期到90年代中期之间,该中位数收入年均增长率为1%,而在20世纪90年代中期和2000年代中期,该数字为1.6%。

在其中,特别值得注意的有:老龄化和新的医疗技术推高了卫生服务的成本;获取文凭方面的竞争,迫使父母越来越多投资于教育,而教育服务在许多国家变得更加昂贵;就业的地域两极分化推高了大城市地区的房价,而这些大城市地区又恰恰是拥有最有价值工作的地方。

歌手艾丽西亚·凯斯(法新社)

报道还称,苹果公司对这样的合作协议向来比较谨慎,但与U2乐队的合作还是惹出了一场风波。2014年的一场新品发布会上,U2乐队的主唱博诺带领全体成员现场演绎了他们的新专辑《纯真之歌》。苹果首席执行官库克表示,为了感谢果粉们的一贯支持,公司将把这张新专辑免费提供给所有的iTunes用户。但他们似乎忘了提前问问用户们是否想要。由于无论是否是U2的粉丝,该乐队的新专辑都会自动出现在用户的设备上,且无法轻易删除,大批苹果用户因此抱怨连连,最终连博诺都不得不在脸书上致歉。

根据OECD在报告中的统计,在OECD国家中,有超过五分之一的中等收入家庭的支出要高于他们的收入,且他们的负债高于低收入和高收入家庭。

U2乐队(新华社/欧新)

成为中产阶层的技能要素门槛提高了

当地时间4月10日,经合组织(OECD)发布最新报告《在压力之下:被挤压的中产阶层》(下称“报告”),并在报告中指出, 在大多数OECD国家中,中产阶层已经萎缩,其原因在于年轻一代更难以进入该阶层,譬如在20多岁时,将近70%的“婴儿潮一代”都是中等收入家庭的一部分,但今天只有60%的千禧一代进入了中等收入阵营。

换而言之,越来越多的人无法达到过去从事同一份工作所能达到的社会地位,而这种工作技能和收入状况之间的关联变化,或许可以帮助解释当下中产阶层所感受到的挫折感。

OECD指出,当下,几乎一半的中等收入工人都是高技能(high-skill)人才,而在二十年前,这个比例只有三分之一。

OECD在报告中指出,健康,教育和住房等核心消费品和服务的价格远高于通胀,而中等收入者的收入则落在支出后面。

OECD在数据中发现,过去三十年中,中等收入阶层在一些国家经历了惨淡、甚至是停滞不前的收入增长。

报道称,黑莓公司则是因无法适应新时代而几乎失去一切的科技企业的典型。直到2012年,该公司首席执行官迈克·拉扎里季斯还因拒绝在手机产品中配备相机或MP3播放器等新功能而闻名。也就是说,这家加拿大公司经常做出令人难以理解的决定,与艾丽西亚·凯斯的合作就是其中之一。

OECD秘书长古里亚(Angel Gurría)指出,“当今的中产阶层看起来越来越像一艘在多岩石水域行驶的船只。”

低迷的收入增长已经使局势黯淡,但生活方式成本也在增加。

同时,在通往中产阶层之路上,对工作技能的要求也提高了:掌握中等技能(middle-skill)的人群已经不再能像过去的人一样,跻身于中等收入群体。

(第一财经 冯迪凡)

不过在不同国家,该比例有所不同,中等阶层在智利,墨西哥,美国和以色列等国的比例达到50%左右,在北欧和一些欧洲大陆国家,这一比例可以达到70%左右。

然而仅仅一年后,黑莓就在发布给媒体的简短声明中证实了双方合作的结束。

OECD中产阶层影响力下降

然而,也有一些案例表明,一些企业已经走得更远,例如联想。2013年10月,电影《乔布斯》中乔布斯的扮演者、美国影星艾什顿·库彻在影片下映后不久就加入了联想集团,担任代言人和产品工程师。库彻还在当年的新品发布会上推出了全球第一款“有腿的”平板电脑——Yoga平板电脑。这款产品总体上获得了正面的反馈,因为作为平板电脑,它的表现不差。到目前为止,联想还未宣布中断与库彻的合作。

按照人们普遍的想法,公开发表演讲对于像迈克尔·贝这样拥有20多年导演经验的人物来说应该是得心应手的事,不幸的是,在三星发布会这样的场合并不是这样。他在2014年消费电子展的三星展台的那场发布会上因提词器失灵而忘词失态,最终尴尬离场。三星本想凭借其名人效应吸引人气的愿望也彻底落空。

这些父母的担忧并非空穴来风:根据OECD的调查,年轻一代越来越难以成为中产阶层了,其原因在于,上一代人在劳动力市场方面享受了更好的保护,且此前一代的工作状态也较为稳定。

该报告并指出,中产阶层生活方式的成本增长速度也要快于通货膨胀。以中等收入家庭最大的单一支出项目–住房为例,当下中等收入家庭在房屋上的支出约占可支配收入的三分之一,大大高于1990年代的四分之一。 而在过去二十年中,房价增长速度更是家庭收入中位数的三倍。

具体而言,自20世纪80年代中期以来,中等收入增长就明显低于高收入增长,而全球金融危机则进一步加剧了这一趋势。

OECD并指出,如今一个家庭需要两个有收入者才能进入中等收入阶层,而在过去,有一个拥有高技能工作的人,通常就足够了。

OECD指出,因此,许多人对于能成为中产阶层一部分,越来越不乐观,而这种不乐观情绪在全球金融危机之后进一步得到增强。

过去三十年中,被称作是“富人俱乐部”的经合组织国家中的中等收入家庭,经历了何种变化令他们感受到了“被挤压”感?

在电影《乔布斯》中由艾什顿·库彻饰演的史蒂夫·乔布斯。(资料图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