奋斗≠996!互联网大跃进下的雾霾该散了

当时程涛正和其他程序员同行聚餐。他将文章转发到群里,饭桌上的朋友们在短暂的沉默后面面相觑。

当然也可以自由选择角色进行战斗

在互联网发展初期,为了求“快”,BAT带头以巨大财富承诺员工,画下了巨额“大饼”,以买断员工时间,求得竞争中的优势。

大家应该都清楚,苹果公司在去年发布的三款新iPhone都贵的离谱,像明美无限这样的资深忠实老果粉也大喊:买不起!这其中有个关键人物可脱不了关系哦!

即使在职场空档期,胡鑫依然背着上班时背的双肩包,包里隐约印出方形的电脑形状。“习惯了,”他侧手拍了拍,“我之前是在互联网外包公司,标准的996。”

《劳动法》和《国务院关于职工工作时间的规定》规定,劳动者每日工作时间应不超过8小时、平均每周工作时间应不超过40小时。

晚上灯火通明的支付宝大楼

正如996.ICU维护者张耒在接受南方周末采访时所说的:“996.ICU是程序员对法治的追求,而不是对利益的追求。如果把它往‘钱没给够’方向引导,是对整个行动的侮辱。”

英国是最早实行工业革命的国家,工业发展促进了国家经济。但高污染排放形成的雾霾,给城市环境和居民健康带来了不可磨灭的伤害。

只能说始于情怀,止于情怀

但像严俊一样,不要求员工天天996的创业者并不多。

甚至有员工在打拼之后等待公司上市,期待实现财富自由,才发现这只是幻想。

就在今年2月份的苹果人事调动公告中表示,苹果宣布零售主管安吉拉·阿伦茨Angela Ahrendts 将于美国时间 4 月 15 日,也就是今天离开苹果。

他们挤破了头都想去大厂。但初阶者只能从最基础的工作做起。

随后,阿伦茨就领导发布了一个个带着“奢侈品”头衔的iPhone产品,比如在2017年年底上线市场的iPhone X,去年秋天上架的iPhone XS等三款新品iPhone。性能没有得到提升不说,价格可是飞一般的增长起来了。

最后,明美无限想说的就是:在接下来,苹果公司的iPhone手机应该还会继续降价下去,而今年秋季的新iPhone势必会回归正常售价,在这边果粉们想想是不是可以兴奋起来了呢!

为争取八小时工作制游行的工人

而这位被称为苹果女魔头的安吉拉·阿伦茨一直被大众所吐槽,主要还是她身上确实有非常多的槽点存在,她是被认为导致苹果定价越来越夸张的主要元素。

零售是苹果成功的基石,而且是无法被轻易取代的重要部分,因此不少分析师认为,安吉拉·阿伦茨很可能是被苹果直接解聘的,因为她没有解决苹果零售业务上的多个难题,包括苹果最看重的营收部分,尤其是在本该增长最快的大中华区和印度出现了开倒车的情况。安吉拉所在苹果这五年针对零售的改进,大多浮于表面而没有本质上的变革,原本Apple Store积极处理问题的售后文化也变了。

近几年,行业进入寒冬期,企业大规模裁员缩招、扣减奖金、压缩人力成本。程序员的工作强度和竞争压力逐渐加大,薪资却得到没有稳步提升,996.ICU便是这系列连锁反应下的爆发。

近日,央视曝光了一种骗局:在超市买东西获赠礼品券、抽奖券,一抽便中了价值几千上万元的珠宝,带走它需支付鉴定费、加工费等额外费用,但其实,这背后隐藏了一个个抽奖骗局。

无论是期待996.ICU继续为程序员发声的程涛,还是不支持员工996的严俊,都悲观地认为996短时期内不会改变,甚至可能愈演愈烈。

程涛在的这家互联网公司,有着行业里共同的特点:节奏快。

同样的新闻,不同的味道,为我们的《早点说》打call吧!

老员工们等到了期权套现的那一天,但25:1的比例折算成美股ADS,五万期权折价十万元,或还比不上其他巨头员工一年的年终奖。

“没有项目,没有Deadline,这几天我终于睡上了正常的觉。”失业的胡鑫自嘲中带着一丝久违的轻松。回想离职当天,他走在每天回家必经的路上,沿路是一排漂亮的樱花树。“路上风很大,被吹散的花瓣在马路边飘来飘去。”胡鑫撇了撇嘴,“那天之前,我都没好好看过这排樱花。”

(应采访者要求,程涛、严俊、袁兴强为化名)

程序员“朝九晚九、一周六天”的工作制被摆到了明面上。原先对程序员“没有性生活”、“秃顶”等高强度加班的打趣突然间上升到了社会层面,形成了大规模抗议。

4月14日,马云再次就996发声,表示企业不要觉得付钱就可以让员工996,没有人喜欢在一个强制996的企业里工作,既不人道,也不健康,更难以持久,而且员工、家人、法律都不允许。

他们不是在加班,就是在火急火燎赶往加班的路上。基于市场需求,公司对程序员工作在不断提要求。需求多,工作量大的同时会造成意外的BUG,又必须修修补补,“市场推着他们不停地修改,如果休息一天,可能整个公司会损失几百万。”程涛说。

袁兴强告诉锌财经,如今市面上最不缺的就是愿意加班的程序员。互联网是一个在高速运转的齿轮,一个螺丝钉松懈,立马就能换上另一个,“说到底还是供需问题,国外的程序员为什么不需要996。因为他们稀缺,他们有权利说不。”

加班或许是这个互联网时代大发展的产物,并且暂时无法得到解决。但存在并非绝对合理。

然而,外界一直有分析认为,虽然安吉拉·阿伦茨一度被看做是库克的接班人,但作为苹果零售业务负责人,iPhone销量的下滑与她有推不开的责任。新一代iPhone正是因为越来越向奢侈品靠拢,定价过于高昂而销量不佳,库克在不同场合前所未有且不止一次坦诚,iPhone销量数字达不到预期与定价过高有关。

996或许是中国互联网高度发展下的产物,但是它并不能理所当然地被认为是好的事物。它正如互联网世界的“雾霾”,而这股“雾霾”要得到治理,第一步应该是全民达成共识:这并不是一件值得骄傲和鼓吹的事情,即使程序员们真的能够拿到加班费。

“我是打架打输的那一个。”面对锌财经的采访,胡鑫摩挲着手有些紧张。毕业不到一年,十几天前,他离开原先的公司岗位。“是被辞退的,绩效考核我在后位10%。成绩一出来,我就知道待不久了。”这套制度在胡鑫眼里见怪不怪。

胡鑫开始四处投递简历,重新找工作。程序员的岗位需求总会出现“适应高强度工作压力”这样一行小字。“这意味着加班严重,”他无奈地摊摊手,“但如果你不接受加班,就意味着不接受工作。”毕业不到一年的他,对未知生活充满了忐忑。

高强度的工作代价是生活和健康的缺失,程涛告诉锌财经,996的程序员们多多少少都有健康隐患。“没有人能够一直坚持996的生活,所以市场上几乎没有35岁还奋斗在一线的程序员。”

不过在情怀和创意之外,游戏自身的品质却可以用千疮百孔来形容。虽说是改编自动漫画的游戏作品,但“圣域十二宫篇”并没有使用当时流行的卡通渲染技术,而是通过普通贴图来表现原作里各种金属圣衣的质感。只可惜受PS2主机的机能限制,贴图边缘的锯齿明显到让人难以忽视的地步,黄金圣衣过于夸张的“闪亮”特效也让很多人看了不太舒服,如果像同样改编自漫画的PS2游戏《乔乔大冒险:黄金旋风》等作品那样采用卡通渲染技术的话,相信游戏的画面表现力会有明显进步。

随着公司的扩大和发展趋于平稳,红利式微,即使疯狂加班,程序员能够拿到的回报也不再丰厚。

游戏截取了原作故事中公认最经典的“黄金十二宫”这段情节作为背景,在故事模式中玩家自然扮演青铜五小强挨个通过黄金圣斗士的考验以求拯救中箭的城户纱织。在此过程中与黄金圣斗士的对决采用了类似3D格斗游戏的系统,两名角色分列画面两端,上方显示血条,下方是能量槽,通过并不太复杂的按键组合能够使出各种回忆满满的招式,部分特殊投技、必杀技还有相应的预设动画演出,有些甚至用到了漫画或动画的分镜头,这对老玩家来说无疑是一记大招。

临近五月,吃货们即将迎来小龙虾最肥美的季节。

程序员里有一个明确的二八法则,即20%为头部玩家,剩下的80%只是在做低端的基础开发。这个法则在招聘中仍然适用:80%的程序员挤破了头想去20%的较优质公司,80%的普通公司只能在剩余20%的程序员里选择。

然而,竟然有人能抵挡美味的诱惑,花钱买小龙虾来放生!

八小时,是国际的标准工作时长。19世纪后期,工人群体在遭受资本主义的严重剥削后,奋起抗争。他们通过示威游行、罢工运动、流血起义,为自己争取到了法律的保护伞。

游戏的建模水准以及基本动作让人不敢恭维

每周六的晚上,早报妞和你一起花样说新闻,吹空调也“吹水”,聊正事也聊八卦。

你们遇到过这样的“套路”吗?欢迎留言分享。

十一天后,Python之父Guido van Rossum隔空支援:“我们怎么才能帮助这群人?”

据锌财经了解,末位淘汰制度违反了《劳动合同法》,不能成为企业辞退员工的理由。劳动者可以依据《劳动合同法》八十七条要求支付赔偿金。 劳动者在工作中,即使无法胜任工作,依据《劳动合同法》第四十条第2款的规定,用人单位可以对该劳动者进行培训或调换岗位,培训或调换岗位后仍然无法胜任工作的,用人单位需要提前1个月通知该劳动者解除劳动合同,并且支付经济补偿。

世界这么大,总有一些人的行为令人意想不到。

有关程序员猝死的新闻比比皆是

不到两周,996.ICU项目共获得了超过20万个star支持,程涛就是其中之一。“事情在不断发酵,我很兴奋,这代表会有更多人了解我们。”

无论是BAT,还是起步不久的创业公司,都深谙“996文化”。

中年的程序员要遭受年轻员工竞争和自身家庭负担的双重挤压,畸形的市场要求,在他们面前树起了一道拒之门外的高墙,“35岁后,程序员的出路在哪儿?”这是流传在程序员间一个心酸的未解之谜。

大到华为、阿里、京东等行业巨头,小到创业公司,“末位淘汰”是国内各类互联网公司的黄金圣条,也是程序员们闻风丧胆的一刀斩。促进竞争、提高效率是快节奏的互联网行业推崇这套制度的根本原因,很少有人追究它的存在是否合理。

这一切劳动者的光辉成就,在996的私欲面前,被瞬间浇灭。袁兴强提到,虽然996违法,但是很少看到劳动仲裁部门因为996给某一些公司约束,到现在也没看到相关的案例。

在文章中,阿里巴巴创始人马云称“今天BAT这些公司能够996,我认为是我们这些人修来的福报。”随后,京东创始人刘强东跟在马云之后发声:“混日子的人不是我兄弟!”

《早点说》栏目是南国早报全新推出的一档脱口秀节目,每周早报妞都会选取一周当中的热点资讯,换个“姿势”和大家分享。只用几分钟的时间,轻松了解身边新鲜好玩的事,变着花样看新闻,让我们的资讯越来越有趣。

放慢节奏等于被淘汰,快速发展的互联网行业裹挟着他们只能不断向前。程涛告诉锌财经,互联网公司的世界相当残酷,“末位淘汰制度”让他们像鲶鱼打架一般不敢松懈。

关注996讨论的人会注意到,很多企业家试图将996与奋斗、追求成功等连接在一起,而员工则更关注996加班制是否有相应的物质回报。这也是996.ICU页面上“按照劳动法规定,996工作制下只有到当前工资的2.275倍,才在经济账上不吃亏。”这句话广泛流传的原因。

去年年底,蘑菇街熬了八年终于上市。一个创业公司对于员工最大的吸引力就在于股票期权,卖掉期权实现财富自由是多少人的梦想。

“只要钱给够,别说996,997也行。”程涛说。主动向五斗米折腰,是所有人在现实逼迫下的无奈选择。在许多人眼里,程序员通过高强度的脑力工作换取了高额的薪资和良好的社会地位,是一种合理的等价交换。

这位高中老师也算是两位新人一路走来的见证人了,而且还将这份特殊的礼物保存了这么多年,又在神圣的婚礼上交给新人,

但阿里巴巴,始终是马云和股东、高管们的阿里巴巴。遑论在程序员二八法则中,更多的仍是80%站在金字塔底端从事基础工作,并被灌以“加班能加速成长”毒鸡汤,还在小公司得不到完善保障的程序员。

在回报越来越少的情况下,“996”甚至“加班文化”却已经在国内成为了常态。

活久见的奇葩事,隔壁老王的八卦……

这种言论,或许正在让996工作制更为风行。

1995年进入杭州电子科技大学就读计算机应用的袁兴强是早期的行业从业者。据他回忆,21世纪初,计算机专业并不算热门,程序员和其他职业一样朝九晚五,只有特殊情况才会加班,压力也不大。

“80%的程序员想要向20%进阶,这个过程必然需要加班、面对并且解决更多的问题来提速。”严俊告诉锌财经。他所说的,是很多程序员的共识,但更多的,是国内互联网环境对这一职业的挤压与逼迫。

随着资本实力逐渐扩大、硬件基础不断改良、互联网应用广泛推行,阿里巴巴、腾讯、百度等早期巨头高速崛起,“他们的工作模式就是行业的标杆,996也是从这些巨头开始的,后面越来越多公司模仿它们,最后潜移默化成为一种行业习惯。”

在婚礼现场,这位高中老师把当年没收的情书还给了结婚的学生。老师称,本想高中毕业时返还,但错过了,随后保存多年,终于在两人结婚时“物归原主”。

再加上一根血条打完后在雅典娜的召唤下能够通过快速按键恢复部分血量起身再战的奇怪系统,虽然很符合原作的设定,但从实际感受来讲却无端延长了游戏时间,让整个战斗过程显得十分拖沓,这显然也是一种比较业余的做法。

锌财经采访了多个程序员,他们大多对工作有高度认同感。谈起职业,和电脑打交道的他们有些骄傲,自诩是时代的推动者。事实的确如此,程序员用代码构建了一个新的世界,为人们开拓了生活更多样的可能性。但高速发展的互联网却并不愿意留给他们喘息的机会,996的车轮毫不留情地碾压着他们的人生。

主流媒体新华社在4月15日回应发声,标题直接表述了立场——奋斗应提倡,996当退场。

那么,今天明美无限就来跟大家聊聊这位苹果公司“前高管”吧!

正式开打后有BOSS战和杂兵战

互联网行业的加班现象非常严重:高德地图发布《2016年度中国主要城市交通分析报告》,总结了16年加班时长、人数最多的10家企业排行,华为排名第一,每日人均加班时间长达3.96小时。滴滴发布的《2016年度加班最“狠”公司排行榜》中,京东以23:16的平均下班时间,成为中国加班最“狠”公司冠军,腾讯和58赶集分别以22:50和22.37排在第二位和第三位。

“福报”这句话被奉为圭臬。创业者们陆续在朋友圈指出自己是“007”或者“12×12”,并提到,“还有不用加班的企业吗?”更有甚者,提出“一个不会压榨的老板,也不能带领公司赚钱。”

无论是个人选择、市场供需,还是行业起伏,996本身是违法行为。

本文版权归“锌财经”所有

在被“末位淘汰”之前,胡鑫也不算程序员中的“差生”。他从大学入学不久就跟着导师做项目,大三开始就全职实习。毕业那年,当胡鑫的其他同学刚找到10k的工作时,他拿到了18k的offer。

在互联网行业里,一切都要加急。

市场上像他这样偏重产品的几十人团队很多。这样的团队有一个特质:项目时间很短,每做一个项目必须全力以赴。“项目成功了,接下来的事情是由市场决定的;但项目如果死了,这个公司也基本上解散了。”严俊告诉锌财经。

《劳动法》第四十一条规定,用人单位由于生产经营需要,经与工会和劳动者协商后可以延长工作时间,一般每日不得超过一小时;因特殊原因需要延长工作时间的,在保障劳动者身体健康的条件下延长工作时间每日不得超过三小时,但是每月不得超过三十六小时。

朋友圈里公开表示高强度工作换来社会进步,将马云“不为996辩护,但为奋斗者致敬”视为信条的人比比皆是。他们认为996的狼性拼搏能够换取选择更丰富的生活,但却忘了“员工和公司并不是生命共同体”、“没有人该为别人的梦想买单”。

在应库克的邀请加入苹果之前,阿伦茨是英国奢侈品牌巴宝莉的CEO,她在2006年出任CEO时,巴宝莉正陷入困境,但在她的领导下,巴宝莉成功扭亏,她成为了奢侈品行业的炙手可热的人物。

迅速发酵的996.ICU项目

关于996工作制的讨论,从未像此次一般,规模浩大,饱受关注。

网友看到这则消息不淡定了。

毋庸置疑的是,996违反劳动法,程序员合理的反抗是对自身权利的争取,也给了大众讨论996是否合理的契机。

今年1月,有赞高管在公司年会宣布未来执行996工作制,之后有赞创始人白鸦回应:“几年后回头看这次绝对是好事,因为让社会上更多人了解有赞的文化,也会让更多人才想进有赞的时候谨慎考虑。”

不过这些被放生的小龙虾的繁殖速度,估计是跟不上大家的吃虾速度的。毕竟中国人有几十种烹饪方法,可以把小龙虾吃到“濒危”嘛,大家觉得呢?

3月26日,该项目在获得第一个star后就迅速得到了响应。四天后,“反996许可证”起草,996公司不能使用拥有反996许可证的开源代码。

胡鑫说,互联网公司不会在合同上白纸黑字标明996,入职前HR也会以“弹性工作”模式为由不具体说明工作时间。“但我们的工作强度,肯定是大大超过标准工作时间内能完成的工作内容,”他补充道。打着“员工无法在规定时间内完成任务”的幌子,加班堂而皇之成为了公司对员工的要求。

项目开始发布时大多在中午十一点左右,等到发布完起码要等到第二天凌晨的四五点。程涛在回家路上,经常会看到路边的早餐店都已经开张,袅袅热气里的店主显得很不真实。他有时候吃完早餐回家准备睡觉时,发觉天已经亮了。

剧情模式用了大量动画来交代剧情

另外本作虽然以格斗对战斗主要内容,但人物动作之僵硬令人发指,各种攻击的判定不甚严谨,角色在画面上的翻转腾挪总给人一种没有脚踏实地的感觉,感觉飘忽不定。对“铁拳”等3D格斗游戏的借鉴也只学到一个外观和框架而已,3D格斗侧移动的精髓在游戏里基本没有体现。

中国多的是不愿花钱,却想买断员工时间的企业。尽管马云在“今天BAT这些公司能够996,我认为是我们这些人修来的的福报。”之后,再度发微博称“任何公司不能,也不应该强迫员工996。”但马云这种大佬的示范效应,将让互联网行业里大大小小的公司,开始将996和奋斗连接在一起,并以此判断员工是否勤劳。

安吉拉·阿伦茨是在2014年应库克的邀请加入苹果的,担任苹果负责零售业务的高级副总裁,执掌苹果的零售团队,直接向CEO库克汇报。

实行996工作制的行业越来越多,其他工种在网上给996.ICU泼冷水时称:“不想996就换工作”、“我也加班,相比于我,程序员的工资已经很高了,不要贪心。”

脱发、秃头、黑眼圈、不修边幅……这些包含了刻板印象的词语背后,是程序员高强度的加班代价。从自我调侃到严肃发声,996.ICU将程序员的加班乱相彻底引爆,血淋淋地摊开在大众面前。

从高中一路走到婚礼,是缘分也是幸运。

近日,吉林长春,几名男子两次到水产市场,买走大量鱼、小龙虾和大闸蟹,在长春西湖及同心湖放生。据水产市场摊主透露,几名男子大约花了七八万元,那名放生的男子还称小龙虾给他托梦了,梦见满山遍野的小龙虾需要解救。不过,在他们离开之后,附近的市民纷纷过来打捞虾蟹。

要知道,阿伦茨可是拿着苹果高薪的!有多高呢?据悉,苹果公司为了从巴宝莉挖阿伦茨,苹果为其开出了7335万美元的价格,相当于年收入5亿人民币,而在当年,安吉拉·阿伦茨也成为了全球最富有的女性之一。

严俊是程涛的大学师兄,他因为不想替别人打工,在大三暑假开始独立创业。在三年半里,他组建成了一支三十人的小团队,主要工作是为其他公司开发App,程序员与其他职位的比例为4:1。

比如:以1049元的价格拿到原价5830元的首饰,消费者以为是赚到了,可实际上这些几千上万元的玉石饰品,批发价只有几十元到一百多元……

几乎100%还原TV版片头

为了追求“合法性”,互联网公司会直接支付赔偿金辞退员工。许多打包走人的员工在前一秒甚至毫不知情,这种本末倒置的方式显然不符合职场规律。但在整个互联网世界里,这似乎成为了一种企业界和工作者都默认的方式,接到通知后,员工大多只能被动接受。

再之前,优酷将18份期权合成1股,股权被稀释18倍,让不少老员工心寒。

此后随着漫画和动画相继结束,与之相关的衍生游戏作品也偃旗息鼓,直到2005年4月7日PS2平台的动作游戏《圣斗士星矢:圣域十二宫篇》横空出世,让很多人颇感意外。

955白名单中的部分公司,其中外企占多

对此,如果你们对于苹果公司的iPhone手机售价问题还有什么想要说的,不妨在评论区留言给明美无限参与一起讨论吧!

严俊的公司以工作量为导向,没有明确规定“996”或者“955”,码农出身的他知道程序员一天有效的写代码时间也不过四五个小时,过分严苛的打卡制度对提高效率毫无助益。但当他的产品要避开使用高峰期进行优化时,他和他的程序员们只能面对面待在逼仄的会议室,一起度过午夜十二点。

近日,有一位老师就在学生的婚礼上,做了一件出乎所有人意料的事情。

但在外包公司的日夜颠倒里,曾经意气风发的毕业生熬了大半年就数次生病,直至这次被裁。

“Developers’lives matter. (程序员的命很重要)”被激怒的程序员喊出了抗议口号。996.ICU(工作996,生病ICU)项目在世界最大的代码共享社区GitHub上线,成为涨star(点赞加星)最快的项目。

与其放生,还不如直接下锅呢。

在中国互联网强调竞争和速度的大环境下,程序员加班似乎已经成为一个潜规则。早期,996是公司应对特殊项目,并且给予程序员丰厚回报的加班制,而现在996更多是没有加班费,并且每日进行的常态化加班制,对于这样的现状,企业家和程序员站在了对立的两极。

结合2006年4月重新开始的“圣斗士星矢 NEXT DIMENSION 冥王神话”漫画连载,这款游戏显然是为新漫画准备的造势之作,大量过场动画和超一线的声优阵容能明显反映出万代对这部作品的重视程度之高,但游戏的综合表现却明显落后于业界平均水准,除了“史上第一款3D圣斗士游戏”这个噱头,实在想不出它还有什么其他理由值得被玩家铭记。

从整体来看这显然是一款主打情怀的游戏,首先在片头动画部分制作组非常有创意地用3D预渲染动画完全重制了TV动画版的片头,各种细节让人感叹开发人员的用心良苦,BGM也是那首无比经典的《天马座幻想》,仿佛将人一瞬间拉回到每天放学回家打开电视追番的岁月。

带着奢侈品执行官的英姿,阿伦茨在2015年推出了一款价格十分昂贵的14K黄金Apple Watch!但是,这款watch并没有流行起来,甚至没过多久就停产了。

“有些项目定好了周期,就一定要整合全组力量去做完,不能拖延。因为CEO已经提前对外把牛逼吹出去了。”程涛还记得,每次遇到紧急项目,他们组的人都会离开工位去一个沉闷的小会议室,十几个人两耳不闻窗外事地“白+黑”、“5+2”(白天加黑夜,工作日加周末),这样的日子都会持续小半个月。

“程序员最怕的996,是不谈钱谈梦想”,程涛曾经就职的一家创业公司就是如此。“你和老板谈加工资,他和你谈未来,”他语气里满是戏谑,“当时太年轻了,现在知道互联网公司最不缺的就是大饼和人。”